白云仙馆一道风景 【 张小虎点评写生作品 】

原文地址:白云仙馆一道风景 【 张小虎点评写生作品 】

肖楚荥


楚荥画的更有味道儿。从竹椅变形的式样,到布老虎和西红柿的描写,夸张的似乎有过,又能自己圆其说。这也是妙的地方。




陆泽坤


泽坤在营造画面上,更饱满的书写,使物象的形体,可以更近乎于意的表达。外拓的感觉,加强了大的体现。本来不算高大的建筑,变化了外观。




黄莉涵


莉涵画塔,在变化范围中着力。毕竟是女孩儿,相比较而言,所写物体表现,细致的程度,时有流露。见写生过程,会自己提醒自己,能多画所见具体于纸上。




谢裕强


裕强写竹椅,有不同的思考角度。画上可见矛盾处理。一个能看到四条腿儿的椅子,只画俩腿儿,有简的概念。不想,不能获取。竹节儿的描写,可视为对繁的理解。不是一笔带过再加画横线。所用语言,并不简单。




吴文胜


文胜用了挺长的时间,勾线和擦染,对木棉树干反复描写。下一步才到水墨的加入。这一步的基础,是扎实的表现。因为需要厚度的内容。画竹椅,构图上的变化,是一个尝试。直线的概念产生,也是竹子质感的分别,不同于木类。




陆泽鸿


泽鸿的进步,这次从整体中又见。画塔屋,有自己的看法。别于他人。款字书写,清楚表达程度又高了不少。




陆雪梅


陆雪梅的线条儿把握,劲儿,都用在了画儿上。所以,款字儿的线条儿,对比后,有不足。要注意书写的起收qitinn匀。




黄绮婷


绮婷写生榕树,采取的线条儿,可以尽量多些。虽然也抓住了画面上的疏密,线,也还需要。着色后的效果,有意料之外。这也是画儿,本身可能产生的,所谓艺术表现。




黄冰


黄冰写生竹椅布老虎,有大的方面认识。对构图的把握,也能见时有的变化。因为艺术语言的特性,画面上的节奏,多有意想不到。题字儿的作用,次次也会多有差异。




张忠艳


张忠艳把树画窄了。粗大的树干,外形上削弱,不利夸张的艺术描写。可以更多线条儿上的考虑,会兼顾到形的变化。颜色的大胆涂抹,也要强调。题字儿,可尝试小字儿。




谢亮


谢亮画竹椅,如能照顾到竹子的形貌质感,对线的直写概念,会有帮助。竹,不同于木,线条儿的差异,可以分别。这也是绘画语言的,有意识的择。




陈立敏


立敏因为赶时间,画儿,未能画完。线条儿还是出来了。竹椅的形,也多有别于所见的认识。款字儿书写以后,画儿上的重点,有所转移。因为字儿,更抢眼。画儿,是写出来的。



钟映红


钟映红写生榕树,缺少细节的刻画。平均分配的局面,是一种平淡的现象。线条儿的描写,应遵循慢写的原则,以强调画面可读内容的实质。没有着色,不是问题。



吸天地之灵气 取草木之精华



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