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难的是写大白画 [ 张小虎点评写生作品 ]

原文地址:最难的是写大白画 [ 张小虎点评写生作品 ]

李唯



李唯在一大束散摆放的花卉中,選取數枝入畫,自然組合成立。更多隨意拾获。因为對比,花的式樣有别,色有色无,也在其中表現。说來说去,還是线條儿第一。





刘熙曈



熙瞳的畫感,有其變化的一面。花朵畫出畫外的概念,也能在意趣之中。叶子以三角形和近似有角的形狀,在小的不同当中,表現各自存在的區别。加工后的重墨,是形聚的需要。




肖楚荥



楚滎因为线的暢快表現,很大程度上,帮助了形体上可能少許的具体不夠。這大大方方的書寫,也是畫面耐看的理由。




谢裕强



裕强在整体上,對线的運作,有數儿。這有助整体把握畫面,为進一步修改局部,创造些條件。其中也會摻杂些复杂因素,可以認为是對物象不斷丰富的准备。




陆雪梅



陸雪梅,花了挺長的时间准备。這一出手,优勢還是明顯。线的力度,在行筆過程中,有自己不一樣的地方。這相對他人而言。題字和畫面用筆的一致,是畫能夠畫好的要求。




黄冰



黃冰按照多畫的要求,讓畫面上,有更多東西可以觀看。也因此,在調整多少关系上,施墨施彩的效果出來,密实的厚重,也便有了。題字對飽滿觀感,作用增加。




吴文胜



文胜面對寫生,省略的東西多了一點儿。雖然整体完成以后,這畫儿,大概大概,好象也畫了不少。其实,會趨于簡單的書寫范疇。進一步讀進去的理由不夠。剪裁后,不一樣的地方,是取舍的妙趣。




李钊



李釗畫紫荊花樹,修改后的畫面,似乎細節多了不少。原來存在的物象局部轉折筆划,掩于墨色之中,讓問題沒那么突出。題字部分,有助于對讀畫的內容,給予更实的理解。



陈永奇




永奇畫簡單了蓮的叶子。雖然數量上,增加部分不算少,畢竟叶子本身的外觀和細部特征,不足。還好,左邊儿部分的變化,影響對畫儿的整体觀感。還有不能缺少的款字儿書寫。



李臻



李臻這一次寫生,比較過去,進取的態勢可说不弱。這得力于他的不緊不慢。其中有多少思考,相信自己心里有數。因为那邊儿,抄經書寫,一直沒有停過。書寫的概念,是要注入畫儿里。




李红红





最难的是讲大白话



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