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生白云山下麓湖

原文地址:写生白云山下麓湖

 

肖楚荥



楚滎寫生大樹,线的書寫,在其中是最需要的强調。也因为長线的使用,給造勢提供了纸上層面的條件,延伸感在无意体現。大的方面有了,叶子,也便隨意不少。




谢裕强



裕强在用筆上的調整,从這次寫生蓮花,看出线的一些變化。因为提筆发揮了作用,线在行走时的輕松狀態,有所表現。物象之形,受到影響。活動的感覺,也有助概括形的面貌。




王奕凯



奕凱可以支配自己的書寫,有一个理想的物象反映。這在纸上的筆墨实寫過程中,又顯露自然抒发。所以,在似与不似之间,能有看頭儿。




陆泽鸿



澤鴻對白云山的描寫,抽象程度很值得觀賞。说的是在現场看作畫的過程。因为作者和讀者眼光都是一个物象,一个是实踐,一个是旁视。其中的启发,有意思。




吴文胜



文胜畫竹,因为纸上留的空间,給書寫題款不少地方。這也是一般繪畫題寫形式的改觀理解。形式感因此别樣。从整幅畫面分折,題字還可以再密实些,与竹的部分對比更强。畫面复杂因素也由此而來。




吴文胜



文胜對白云山的看法,有别于他人,也有别于自己。所以,畫出來,不同的表現,在同樣的地方觀察,可以产生形式上的變化。雖然是尝試,主張上,達要求。




陆泽坤



澤坤的走筆,有些快速,給整体印象,留下動感。其实物象是靜觀所得。因为作者主觀想象,變化形態,自然改觀。這也是寫生的魅力之一。




黄冰


黃冰在蓮花叶脉线走向上,顯的變化不多。叶的外沿邊线,也有些整齊。著色上的不足,使畫面看起來,似乎离畫好,只有七成。還可以加工。




谢亮



謝亮竹子寫生,要在实处下功夫。對直线的認識,還有待更多实踐檢验。對概括的描寫和繁与簡的理解,因此可能产生的效果,心里需要有數。把看到的物象,如实通過用筆,再呈現其复杂的一面。一般的簡寫,容易形成概念化的單調重复。




黄绮婷(富贵)



富貴對白云山的思考,畫前的时间,可以视为打拳时的起式。畫的過程,所遇問題,有可能因此而能一步步解決。取決于靜的前提,是動手過程中,更要强調的。



品山读水做事 敬天法地做人









 

返回